当前位置:泸州老窖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梦酒信息网 > 招商展会 > 郎酒千名工人离职“无人酿酒”

郎酒千名工人离职“无人酿酒”

文章作者:招商展会 上传时间:2019-12-02

  
 

  

   工人的离职和薪水有关。采访中,多位离职工人反映,去年,伴随着酒厂效益下降,一线工人的年终奖大幅下降,不少人看淡郎酒集团前景。

  

   “去年,郎酒集团完成销售收入80亿元,比2012年下降30%。”2月24日,泸州市政府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,当地政府给郎酒的目标是实现恢复性增长,回到100亿元销售收入大关。
至今为止,郎酒集团的掌舵人汪俊林仍无回归消息。1月6日至7日,郎酒集团在成都举行的年度销售工作会上,郎酒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毅预测,今年,白酒行业将迎接最冷冬天。

  

  千人离职潮

  

   2月18日,郎酒厂酒体中心的李勇向记者反映不少一线工人离职,他正考虑去留。“酿造部门走了那么多人,现在又招不齐人,说不定下个月要被调去支援烤酒车间。那样,我就辞职了。”

  

   记者得知,现郎酒厂急需糖化发酵工、上甑工、烤酒工等。一经录用,厂家将与之签订到今年9月30日的劳动合同,有“五险”,月工资为2200元。
“新招聘的员工工资并没增长,扣除保险(放心保)拿到手只有一千七八。”酿造部员工尹文说,刚离职,他就去了厦门打工做模具。

  

   他是2012年进厂的。时值郎酒厂销售如日中天,和郎酒厂大量从当地招聘一线工人不同,尹文是听妻子说郎酒厂有机会,从湖南到了二郎镇,成为一名烤酒工人。
“刚进厂时合同上写着月工资2200元,结果扣了保险只有1000多元,最高时曾涨到1900多元,再没涨上去了。”他说,至于年终奖,以往每年每个工人有5000元,去年大幅下降,工人只有2000元。

  

   “不光工资低,今年春节前的工资拖了一个月才发,更重要的是现在上班太累了。”尹文说,平时,酿造车间三班倒。但这次走的人多,粮已经投了,没有人手。一个班下来,他比平时要多干两三个小时,而且倒班后,上班时间不固定。

  

   尹文称,烤酒是苦力活,干活时间长,发酵期又10多天不上班,挣不到钱。郎酒厂的酿造车间一旦熄火或停电,点一次火就要损失10来万元,所以蒸煮粮食时必须24小时不间断开工。
多位刚离职的酿造工人向记者反映,活太重,工资太低,只得另外选择打工。这些工人有的选择到沿海打工,有的到邻近的贵州求生存,但大多已不在酒水行业。
二郎镇是郎酒集团的酱香型白酒存储基地,所以酒库是要害部门。同样,有离职的员工透露,原有100多号人的酒库员工也走了十来个。

  

   尽管没在生产一线,但李勇的境况并不见好。“月工资、年终奖都和酿造部工人一样。放假前,厂里说领导减薪40%。”他说,结果班长有4万-5万元的年终奖,加平时工资有7万-8万,主管有11万-12万,主任有14-15万,部长级有20多万元,并没有受到影响。
这次离职,郎酒厂到底走了多少人?李勇听说各部门都有人走,最多的是酿造部。郎酒集团的所有生产基地原有四五千人,其中二郎镇有两三千人,现在约有1000人走了,包括黄金坝生产基地和两河口生产基地。

  

   2月24日,郎酒厂招聘处称不清楚到底走了多少人。记者多次致电郎酒集团人力资源部,无人接听电话。
有工人称,今年投粮比往年少了1/3。由于人手不足,工艺难免缩水,如原来一吨酒糟烤酒100斤,现在有时只烤出50-60斤酒。

  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本文由泸州老窖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梦酒信息网发布于招商展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郎酒千名工人离职“无人酿酒”

关键词: 招商展会